Home 行业资讯

分享:以人为核心勾画城市交通建设治理新图景

by DTWisdom

11月3日至4日,2020年全国中心城市交通改革与发展研讨会在安徽省合肥市召开,来自30余个中心城市的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代表、行业专家等共同探讨了城市交通改革成果与未来发展方向。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十四五”时期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十三五”期间,城市交通行业都经历了怎样的改革?展望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目标,城市交通又将有哪些机遇、挑战和努力方向?

融合一体的区域交通

壮大城市群新增长极

目前,“十三五”规划明确的19个城市群,承载了我国78%的人口,贡献了超过80%的国内生产总值。

《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要构建便捷顺畅的城市(群)交通网。近年来,中心城市正聚焦区域交通一体化,加快形成高效衔接、有机融合的城市群间、城际、城乡综合立体交通网络。

乘地铁换高铁、京津之间高铁通勤……这些出行场景在开展京津冀一体化工作后都成为了可能。

“过去六年,京津城际延伸线、京张高铁等先后建成通车,京沈高铁、京唐城际等不断加快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线、怀密线等市郊铁路投入运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容军介绍,目前以首都为核心的“1小时京津冀区域交通圈”基本形成,“轨道上的京津冀”也已初具规模。

视线再向北移,辽宁省大连湾港区3万吨级客滚泊位岸线近期获批,有力保障了“中华富强”和“中华复兴”轮胜利首航,促进了渤海湾跨海运输发展,对构建国内南北大循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南宁市正加快建成‘一带一路’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枢纽城市及北部湾城市群与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的核心城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交通运输局总工程师李羽中介绍。

浙江省杭州市则以“六类枢纽、两组廊道、三大产业、九项服务”为主导,全方位打造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城市。

“深圳将探索中心城市引领区域交通协同发展和提升区域辐射能级的新模式,打造‘轨道上的大湾区’。”广东省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徐忠平说。

城市群交通一体化正如火如荼。中国工程院院士卢春房认为,人们的远途出行能够促进经济流动,应发展更快捷的交通基础设施和装备,提高旅行速度,实现《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中提出的“全国123出行交通圈”要求。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陆化普表示,建立城市群协同发展交通一体化的管理体制机制,是实现城市群交通一体化发展的前提;保证城市群健康发展,还需要统筹城市群综合交通运输相关的政策、规划、建设、运营管理等全环节。

灵活精准的管理调度

“智慧大脑”助力高质量发展

《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指出,要大力发展智慧交通。《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强调,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未来,打造“智慧大脑”,是促进城市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生物体感客流普查仪能够精准地记录上车和下车人数,准确率可达96%以上,智能调度平台可根据其反馈的信息自动计算发车间隔,制定合理准确的运营计划。”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交通运输局一级调研员张新介绍了当地“互联网+公交”体系的众多建设成果。

山东省济南市则加快建设公交大脑及MaaS(出行即服务)平台系统,在新型互联网公共出行、5G+数据大脑行业治理、新基建产业应用三个高地形成创新示范。MaaS平台融合公交“369出行”App,增加地铁、出租车等多种交通方式,打造一体化综合出行平台。

贵州省贵阳市开展智慧交通平台建设,包含运力协同调度、运输安全监管、综合规划决策等五大功能模块,可分析和研判全市全局和实时的交通数据,有效调配交通资源,弥补修正交通运行中产生的问题和缺陷。

福建省厦门市构建大交通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已汇集全市20余家单位的动静态业务数据,日更新记录超过1亿条,推动实现跨部门、跨层级信息互联互通和政务信息资源共享交换。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表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解决我国经济循环中的技术“卡脖子”问题和体制机制障碍,提高经济供给质量。

安全绿色的出行体验

打造人民满意出行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袭,给交通运输应急管理体系带来了一次“大考”。交通运输是复工复产的“先行官”,必须打通“大动脉”,畅通“微循环”。

湖北省武汉市作为疫情的重点地区,及时关闭了离汉通道,编织四张“应急网”,夺取了“武汉保卫战”的胜利。武汉“封城”期间,共动员1800余辆公交车、250辆大巴、6000辆出租车、近2万辆货车投入保障工作,共运输人员290万人次、物资1000万吨,实现了医患接送及时,物资供应不断。

“石家庄市交通运输行业每年都组织开展应急演练活动,应急队伍、应急物资、应急设施一直处于备战状态。”河北省石家庄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张立欣表示,面对疫情,石家庄市第一时间建立指挥体系、启动应急预案。

河南省郑州市则充分运用大数据等科技手段,不断优化设置交通卡口防疫服务站,从人工填报登记,到与阿里巴巴合作开发二维码进行扫码登记,实现了对入郑人员的快速检查、精准登记统计。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十四五”时期,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统筹发展和安全。

2017年以来,吉林省长春市交通运输行业实现了事故起数与遇难人数连续下降,交通基础建设和水上交通实现了“零伤亡”的目标。

近年来,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相继完成旅游、省际、市际、县际、寺庙班线改革,并全面提升班线客运安全运营能力,扎实推进交通运输领域安全生产专项整治3年行动。

“全市6937辆出租车、1520辆客运车、1326辆货车均安装卫星定位设备,在客运车辆上增加了‘主动安全预警’……”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常微风介绍。呼和浩特市还开发了综合执法全过程信息平台、“两客一危”主动防御系统平台等。

“构建绿色交通主导的综合交通是生态文明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陆化普说。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更是提出了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的目标。

陕西省西安市被确定为国家绿色交通创建城市以来,围绕新能源、节油节气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目前,西安市新能源、清洁能源公交车比率达到100%,巡游出租汽车已经全面升级为纯电动和甲醇等绿色清洁能源车型。

韧性宜居的现代城市

行业治理模式与时俱进

城市交通运输现代化治理是打造宜居城市韧性城市、提升城市服务品质的首要和关键。据统计,2019年年底,我国城镇化率达60.6%,全国民用汽车保有量达2.62亿辆。近年来,我国城市规模进一步扩张,机动车出行量大幅增加。

《关于推进交通运输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提出,要推进交通运输数字政府部门建设,建立健全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进行行政管理的制度规则。

“合肥市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165项交通行业政务事项全部进驻大厅办理。”合肥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方世文介绍。合肥市还建成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系统,实现了与部、省、市间,与公安部门等的信息共享。此外,福建省福州市、云南省昆明市已基本初步完成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改革,行政执法机构性质更加清晰。

面对交通拥堵这一现代化城市的“通病”,四川省成都市强化客流需求调研和分析,持续推进线路运营组织优化。节假日期间,日均增加开行成都往返乐山、峨眉山、都江堰等重点旅游地区专列线路20对,有效缓解景区道路交通压力。

“加强停车管理,发挥静态交通对动态交通的制衡与引导作用。”上海市交通委员会一级巡视员蔡军介绍,上海市在加强停车泊位总量管控的同时,调节中心城、商业中心等停车价格,强化差别化停车收费管理对车辆使用的调控和引导,并在中心城周边公共交通枢纽配建P+R停车设施,鼓励市民换乘公共交通进入中心城。

卢春房表示,可以考虑利用共享乘用车、共享停车位等解决拥堵和停车难问题,鼓励私家车在上下班高峰期提供有偿载客服务。

“通过实现轨道交通为轴线、综合交通枢纽为中心的城市空间布局,和建设安全便捷温馨的步行与自行车出行环境,实现交通引领发展模式,是根治交通拥堵的科学途径。”陆化普说。

山水城市交旅融合发展

□链接

重庆市立足彰显山水之城的独特魅力,全力推动交通与旅游深度融合发展,实现交通旅游设施更具品质、交通旅游服务更加优质;立足站城一体、融合发展的总体要求,积极推行TOD发展模式,推动重庆东站枢纽与城市一体化规划和建设,基本实现零距离换乘、无缝化衔接。

广佛同城发展示范先行

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打造广佛、港深、澳珠三大极点,对广东省广州市、佛山市同城化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广佛两市共形成衔接道路28条,跨市地铁1条,跨市公交线路40条,服务超过30万人交通出行。

构筑功能复合的过江通道体系

江苏省南京市加快构筑功能复合的过江通道体系,支撑人才、产业、金融的高效联动。建成江心洲长江大桥,重点建设和燕路、仙新路等过江通道。优化配置过江通道内运输方式和建设形式,统筹利用复合型通道资源。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记者 单佳雯

相关动态